首页穆荣均富豪 季姆琴科富豪 鲁伯特富豪 希夫富豪 李振国富豪 西蒙斯富豪 郑建明富豪 梅耶尔富豪 马瑞敏富豪 苏珊娜富豪 虞仁荣富豪 阿达尼富豪水果奶奶论坛热门电影麻城网站目录天天特价网贷平台教育免费试用

流浪猫眼“钱途”渺茫

记者:admin 时间:2019-09-09 12:11  来源:未知
相关阅读阿达尼富豪】:2018休闲时尚雪丹枝秋冬装品牌
李振国富豪】:钟宝申董事长出席2019中国(大
季姆琴科富豪】:福布斯2018年亿万富豪浮沉录:
鲁伯特富豪】:快乐王子(王尔德童话)
马瑞敏富豪】:国际人才受邀加盟 地素时尚多

  接入微信、QQ后,来自腾讯的用户数非常可观,2018年前三季贡献5560万月活用户。

  在线票务是对巨头生态很有意义的业务,但作为上市公司上独立性不足。从获客到竞争策略都受巨头左右,命运不由自己主宰,投资人为什么要买?

  除夕上市避免被人评头论足,如果“春节档”火爆还能支撑股价。看来尽管有“三巨头加持”(美团点评、腾讯、光线),猫眼还是有些心虚。

  淘票票在支付宝里有入口,而支付宝全球用户数已突破10亿,在猫眼订票的用户大概率安装了支付宝,即便是亿万富豪也没道理多花几十元,根本原因是信息不对称。

  2018年前三季,猫眼市场费用为17.24亿,占营收的56%。市场费用主要用于电影票务的获客并“激励”他们下单,如以电影票务收入为分母,市场费用占比高达94%!

  猫眼还有一个“难言之隐”:商誉摊销。截至2017年末,猫眼无形资产账面值为56.08亿元,其中因溢价收购腾讯票务业务形成的商誉达44.52亿。2018年前三季,无形资产摊销达1.21亿,相当于同期票务收入的15.6%。效益好或规模大,1.2亿摊销不算什么,对原本亏损的猫眼就雪上加霜了。

  2018年前三季的局面概括起来是:53.6%的月活用户来自新美大,这是历史原因造成的;41.3%的用活用户来自微信或QQ;只有5.1%的月活用户来自猫眼APP。

  近年猫眼“重度”参与的影片有《捉妖记2》(票房22.37亿元)、《后来的我们》(票房13.61亿元)、《熊出没5》(票房6.05亿元)、《邪不压正》(票房5.83亿元)等。

  在线票务平台“钱途”也不是毫无希望,毕竟只剩下猫眼、淘票票两个玩家,补贴战、价格战不见得非要打下去。不过这要看腾讯、阿里对大局的判断,巨头们不会在意猫眼、淘票票两个“小家伙”是赔是赚。

  两轮交易完成后,王长田透过光线%股权。而美团间接持有光线月,腾讯转让间接全资持有的北京微格时代和瑞海方圆,总对价48.71亿,由天津猫眼以代价股支付。

  2015年,猫眼平均月活用户中有3180万来自美团,来自猫眼APP的只有910万。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后,“输送”能力进一步增强,2016年、2017年及2018年前三季贡献的月活用户数分别为4980万、6620万和7220万。

  猪年大年三十除夕,“七年磨一剑”的猫眼香港上市即遭破发。大年初二开始,猫眼瞅准《流浪地球》逆袭的苗头,开始不再为履行《飞驰人生》主宣发义务而使劲了,扭头对外吹嘘自己是《流浪地球》的“联合出品、联合发行”,遭圈内人怒怼“脸皮厚”。在网上流传的“电影公映许可证”出品单位里,23家有名有姓的公司里也并未出现猫眼的身影。

  猫眼娱乐(代码选择大年三十在港交所上市,无非是想“偷偷进村、打枪的不要”。

  艾瑞咨询预测2022年在线亿。假设那时猫眼市场份额为60%,票务收入46.2亿,约为2018年的2倍。

  微信接入同程的酒店、机票,可以说用户即属于同程也属于微信。但如果微信切断同程改接携程,用户是跟着同程跑还是转而接受携程服务?再说同程这边只有用户微信ID、头像等信息,还能找到“自己的用户”吗?

  天津猫眼微影获得腾讯旗下全部电影及演出票务和微信入口,腾讯退出在线票务市场。这拨操作与腾讯把电商业务剥离给京东如出一辙。

  2015年,猫眼APP用户为1300万,与美团用户重合数也是1300万,说明猫眼APP用户是美团用户的子集(注:重合用户是在一个以上平台有订票行为的用户数)。

  在光线的大力提携下,猫眼逐步介入电影制作、发行及投资业务,赚取发行费或票房分成(统称娱乐内容服务)。

  严格来讲,真正属于猫眼的交易用户只有700多万。目前猫眼市值约140亿人民币,每位交易用户对应市值约2000元。低频(每年不到6次)、低客单价(平均佣金不到3块钱),2000元一位交易用户很贵。

  分析称,在线票务是对巨头生态很有意义的业务,但作为上市公司上独立性不足。从获客到竞争策略都受巨头左右,命运不由自己主宰,投资人没有必要买猫眼。

  猫眼由美团养育,被王兴“过继”给王长田,对价32亿。王长田感觉“难养”,又给猫眼找了个“干爹”腾讯。腾讯对“义子”不薄,送资产(旗下娱乐票务业务)、塞红包(5亿元)还给开了微信及QQ入口。

  2016年5月,光线亿现金获得天津猫眼微影38.4%股权,投后估值83.3亿(1.76亿股光线月,光线亿现金获得天津猫眼微影19.7%股权,投后估值90亿。

  低频、低客单、低天花板,加上全行业亏损。难怪美团、光线、腾讯争相降低持有在线票务平台的权益,如今又拉公众股东接盘。

  反推各期年度交易用户数分别6550万、6120万、1.01亿和1.21亿,小于同期各个来源用户数之和,差值是重合用户数。

  只有在毛利润高于市场、行政等费用总和时,才有经营利润。如下图所示,蓝色折线代表毛利润,要“淹没”彩色堆叠柱代表的费用。

  与此同时,来自猫眼APP的用户数不增反降,2018年前三季月活用户均值只有680万,比2015年少25.3%,占月活用户总数的5.1%(2015年为22.2%)。

  2015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前三季,猫眼平台电影票成交金额分别为129亿、144亿、217亿和256亿,结合招股文件披露的票务收入可以推知变现率(Take Rate)显著提高。2015年为4.6%,2017年增至6.9%,2018年前三季进一步提高到7.1%。

  至于电影制作、发行、投资,能干过老爹光线亿,猫眼在这方面没多大想象空间。

  2018年票房超过50亿的电影只有1部,销售额超过50亿的楼盘不知有多少。在线票务平台无论如何轰轰烈烈收入永远是票房的零头,天花板显而易见。这是王兴卖掉猫眼的根本原因。

  猫眼毛利润率不低并呈现提高趋势。2015年毛利润率为50%,2018年前三季为64%。

  2016年交易用户总数下降,情况有些不妙。引入腾讯战略投资后,交易用户数迅速突破1亿,2018年前三季达1.19亿。但接入微信后,用户重合数却剧降了一个数量级:2016年为1600万,2017年仅为110万。2018年前三季为140万,相当于猫眼APP交易用户数的19%。

  2017年10月,腾讯出资10亿,一半用于从光线收购旧股,另一半认购新股,合共取得天津天猫微影4.9%股权(参考估值为202亿)。

  2012年美团娱乐部门开始在线电影票务运营,次年猫眼APP上线年,在线票务业务被注入刚刚成立的天津猫眼微影(创始股东为王兴、穆荣均)。

  以春节期间最火爆的那部影片为例,同一场次在猫眼订票68元一张,“淘票票”只要61元。“新鲜劲儿”过去后,猫眼票价降至58元,淘票票降至51元(或许这只是个例)。全家老小去看场电影要多花几十元。

  今天(2月10日),虎嗅发出一篇题为《流浪猫眼》分析文章认为,猫眼有“三个爹”:生物学上的爹美团、法定监护人光线、干爹腾讯。猫眼由美团养育,被王兴“过继”给王长田,对价32亿。王长田感觉“难养”,又给猫眼找了个“干爹”腾讯。腾讯对“义子”不薄,送资产(旗下娱乐票务业务)、塞红包(5亿元)还给开了微信及QQ入口。

  但无论其如何作多元化之态,猫眼就是个“卖电影票的”!宣发、广告、电商都是“附着”于票务业务的“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所有并购、融资及为在香港上市进行的重组完成后,天津猫眼微影的股权架构如下:

  通过微信接受第三方服务的用户归根结底是微信的用户。第三方服务提供商付出代价,换取微信倒流而已。

.
Tags:
【编辑:admin】
阅读推荐